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 日誌 ] 創作路經歷 (下) - 現在,成為YouTube創作者的我

頻道目前擁有8萬多訂閱,是個人氣不多、也不少的時期。自從決定認真經營頻道後,也過了10個月。
我從一個小新手,到養出一群願意來頻道聽我說教的觀眾,也領悟了很多成為頻道創作者後,才頓悟的事。
我將這10個月內,自己各種階段體悟到的事整理出來,希望能給一些也想成為創作者、YouTuber的人,帶來幫助。

本文是接續日誌 《創作路經歷 (上) - 當年,是圖文創作者的我》,沒看過的建議先閱讀完 (上) 文。




2017年10月19日 星期四

[ 日誌 ] 創作路經歷 (上) - 當年,是圖文創作者的我

充滿幹勁

我原本是在個人FB專頁DeluCat中文動態發佈站》(舊名稱) 經營圖文創作的,當年我17歲。
會踏入圖文創作,是由於自己在約2014年尾,於噗浪發佈了一串,只是為了發洩鬱悶情緒而製作的長條漫畫   (條漫作品《做自己就好》
當時只是想要用一個簡單畫的畫風快速草草完成它就好,於是使用了《探險活寶》的畫風去繪製。沒想到這篇漫畫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回響,我看準了這股回響浪潮,並覺得這是可以經營下去的!

(   漫畫《做自己就好》內容局部截圖 )


2017年9月29日 星期五

[ 日誌 ] 憂鬱症那件事,先前日子裡的我

其實我 不確定 自己是不是憂鬱症患者,我並沒有接受過治療。

我也不了解憂鬱症是什麼.... 而是在我把自己長年的狀況打成文字發上網後,朋友跟粉絲們告訴我這跟憂鬱症幾乎吻合,並且建議我去接受治療。也有不少人給了我推薦的醫師的連絡方式。

但狀況長年一直沒得到改善,我在2016年初把經歷畫成漫畫憂鬱症

看過漫畫的觀眾,都知道當時的我發生了什麼事….家人並不覺得我有問題,所以我並沒有接受治療。


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

[ 預購 / 網路通販 ] 迪鹿DeluCat、小林家的女僕龍 - 壓克力吊飾 (2017-10-15 收單)

請詳細閱讀表單頂端內的文字說明!

預購表單

吊飾皆雙面,兩面圖案不同喔!



[ 同人商品 ] 
小林家的女僕龍 (小林さんちのメイドラゴン) - 小林 x 托爾 結婚款
雙面 / 透明底,壓克力吊飾
尺寸:7 x 7 cm
價格:120 NTD (個)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音樂劇Heathers - 你所望Meant to be yours (中文歌詞翻譯)

由小說改編的1989年校園青春電影 "希德姊妹幫 Heathers",之後在2014改編成了百老匯舞台音樂劇。
音樂劇在2017又重新尋演。詳細介紹 → 用校園青春包裝的社會黑暗 - 希德姊妹幫 Heathers 

此曲Meant to be yours(你所望)是音樂劇中男主角迪恩(JD)衝去女方家中,要求女主角維羅尼卡(Veronica)與自己複合時,在女主房門外唱的曲子,病嬌味滿點的一首歌。



Meant to Be Yours(你所望)



翻譯:DeluCat迪鹿

JD :All is forgiven baby! Come on, get dressed. You're my date to the pep rally tonight!
JD:一切都被原諒了吧 寶貝!來吧,換上禮服。今晚你就是我的舞伴!

You chucked me out like I was trash,
你迴避我,就像當我是垃圾般

For that you should be dead—
這點你真是該死-

But! But! But!
但!但是!但是啊!

Then it hit me like a flash,
這卻讓我靈光一現

What if high school went away instead'
如果高中消失了會如何啊?

2017年6月25日 星期日

[ 1989電影+2014音樂劇 ] 用校園青春包裝的社會黑暗-希德姊妹幫 Heathers (心得介紹)

由小說改編的1989年校園青春電影 "希德姊妹幫 Heathers",之後在2014改編成了百老匯舞台音樂劇。
音樂劇在2017又重新尋演,導致這部老作品裡面的歌曲,在近期被畫成各種動漫版本的Meme跟AMV,也是因此才讓我注意到這部作品。

( 1989年電影海報 )



讓我入坑的,是男主在苦求女主跟自己復合時,唱的這首病嬌味滿點的 "Meant to be yours 你所望"
本站中文歌詞翻譯 →  你所望Meant to be yours (中文歌詞翻譯)



目前看到這首歌最對味的動畫版本,是SU同人版的這個AMV



2017年6月11日 星期日

[ 2017版 ] Creepypasta - Bloody Painter (血腥的畫家)

*注意!文內包含會令人不適的圖片*

為了顧及相關人員與被害者隱私,在接下來的文章中,除了兇手外,其餘人士全都已化名處理。
故事細節也有所更動使其順暢,但我會在這篇文章盡量保留事情全貌。

==============
「Helen Otis先生?」我再次呼喚對方的名字,但對方始終不發一語。
對方身上穿著淡藍色的病人袍,他有著很明顯的黑眼圈,凌亂的黑短髮,看上去有些蒼白,氣色不太好。他的眼神向前直視,就像是盯著獵物般的對著我瞧。
我不知到他在想什麼,這跟我之前工作遇到的病人都不一樣。老實說從踏進這裡為止,我的神經處於一種半警戒性的狀態。
但我是一名精神科醫師,眼前這位是我負責單獨面談的病人。根據記綠他來到這裡有一段時間,但卻不曾看到他跟其他病人有所交流,他不太愛說話,總是喜歡待在沒人的角落。換句話說,就是個很孤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