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原創故事] Creepypasta - Bloody Painter2: 10歲-在雪中




----------------------------------------------------------

(幾年前....)

這是Helen,10歲。是個相當開朗的孩子,他有很多玩伴。跟其他孩子一樣,玩耍跟笑聲是他的全部。
他最好的朋友Phil,他常到Helen家找他一起玩,通常一待就是一整天。
Helen的父母總是忙於工作,父親時常出差好幾個月,母親則是半夜下了班才回到家,有Phil這個玩伴對Helen來說是再好不過的了。



Phil是個比起同年齡的小孩表現的相當成熟的孩子。他跟Helen都很喜歡畫畫,但他的圖畫中總是充滿負面跟看起來詭異的塗鴉,他說這是一種發洩,這讓他感覺好過一點。


那是一個下雪的日子,Phil一如往常帶著畫袋來到Helen家,Helen則開了暖氣空調歡迎Phil。
雖然是冬天,但因為開了暖氣,一進屋裡就能感受到一股暖流。
「你都流汗了,脫掉外套我幫你拿去掛上。」Helen看著滿頭汗的Phil道。Phil遲疑了幾秒「謝了.....我不要」他搖搖頭。
「該不會.....」Helen見狀衝向前把Phil外套袖子往上一拉, 看見他手腕上布滿瘀青。「又是你父親?他又酗酒了對吧?」Helen道。「.......」Phil低著頭,沒有回應Helen的問題。
「走,跟我到浴室去,我幫你上藥」Helen拉著Phil到了浴室。Phil脫下上衣,從他的頸部到整片背部滿滿都是瘀傷。Helen無法想像他的父親是怎麼對待他的。
Phil的父親是個酒鬼,一酗酒就對妻子與孩子施暴,他的母親受不了而離開了他們。他的母親離開他們後再婚了,過著幸福的日子。她偶爾會帶著禮物回來給Phil。他的父親四處抱怨這件事,他扭曲了事實,把錯全怪到Phil的母親。

「你應該遠離他,他沒資格當父親」Helen道。
Phil:「我明白這點,但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們都只是小孩」
Helen:「我只是不希望你受到傷害,兄弟」
「......」Phil沉默了幾秒「事情總會好轉的.....對吧?」他苦笑著道。Helen不明白為何他不反抗,又為何總要在大家面前裝做甚麼都沒發生,即使是相當嚴重的事。
某日早上,Phil在父親醒來前出了門,準備要到Helen家。他穿好鞋,踏出門,走了幾步後看見遠方一個人影對他招著手。「Phil,親愛的,是媽媽」那個人喊著。Phil衝上前給來者一個大大的擁抱。
「甜心,媽媽買了新衣服給你,冬天很冷要記住保暖.....」母親拿起手上提的大包小包,有新衣服、玩具、水彩和蠟筆,還有充滿母愛關心孩子的話。能見到母親是Phil最開心的事。
Phil的母親跟他小聊了一下就準備裡開了「媽媽,你不陪我久一點嗎?」「抱歉,親愛的.但我丈夫還在車上等我」母親留下一大袋的禮物,離開了。
Phil提著那些禮物來到了公園坐在雪地上發呆,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上次他將這些拿回家,結果父親看見後憤怒的將母親送的禮物扔進火爐裡燒光。他不想讓這發生。
此時來了三個小孩「你又拿到賤人給的垃圾了阿?」其中一個小孩道。「你剛說甚麼?」Phil抬起頭來道。「我們剛看到你母親提著那些,我父母告訴我,她是扔下小孩跟別的男人跑了的賤人」。「不,她不是!」Phil憤怒的起身,瞪著開口的小孩怒吼。
「事實就是如此,你還想怎樣?」其中一個小孩伸手挑釁的推了Phil的肩膀。Phih接著揍了對方一拳,他們打了起來。其中一個孩子撿起地上的石頭往Phil頭上砸去,石頭跟純白的雪地被染成了紅色,Phil倒在地上,眼睛瞪大,一動也不動。
「天阿!!!!你做了甚麼!!??」
「我慌了,我只是希望這傢伙他媽的住手.....現在怎麼辦??」
.
.
.
.
.
.
.
「或許,我們可以埋了他?」
----------------------------------------------------------------
同一時間, Helen等著Phil的到來,他看著窗外,遲遲沒看到人影。他奔出門四處尋找Phil,他深怕Phil的父親又做了甚麼。
但都找不到人, 最後他來到了公園坐在長椅上休息,他低下頭用手壓了壓眉間,他瞥見雪地上有些不尋常的色彩.....些許的紅色。
一個非常不好的預感,他脫下手套,用手用力的挖開雪地。愈挖就看見愈多紅色,這很不妙。接著他似乎摸到了甚麼,一個鼻梁、一張臉,他最好的朋友。
「我的天....」Helen摸著屍體張凍僵的臉崩潰的哭了起來。
此時Helen聽見身旁有些許腳步聲,那三個跟Phil打起來的孩子站在一旁,用蔑視的眼神看著Helen,接著不發一語的跑走了。Helen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也不懂他們那是什麼意思。
-----------------------------------------------------------------
Helen在屍體旁哭了一段時間,直到有人從背後抓住他的肩膀。「你是Helen Otis嗎?」Helen轉過身看見一位警員,還有他的母親。
那三個孩子將Phil的死嫁禍給Helen,Helen沒任何證據證明這段時間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只知道有三個目擊證人表示他們看到Helen用石頭敲擊Phil頭部,導致對方死亡再企圖埋了他,被三個目擊證人看到。
一整天的道察跟詢問後Helen回到家,進到房裡坐在床邊。幾分鐘後他的母親走了進來坐在他旁邊。「媽咪,我甚麼都沒做,我沒殺任何人」他藍色的眼睛裡透露著恐懼。「我知道,但現在的狀況對你很不利」母親抱著孩子,語氣中帶著哽咽。還沒有確切的證據證明Helen殺害Phil,但對於指控,Helen沒有任何具體的說法能反駁,他根本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
隔天Helen走出門,看見其他孩子在公園裡玩耍,他一走靠近,所有孩子用奇怪的眼神注視著他「嗨,怎麼了?」
「.......」一陣沉默後一個孩子開了口「你殺了人,我的爸媽叫我離你遠一點」。
「爸爸說你是個殺人魔」
「那不是真的!!」Helen反駁
「我們無法確定,你是不是說謊」其中一個孩子道。Helen知道說甚麼都沒用,所有的朋友離他而去,沒人敢接近他,沒人相信他。
他曾認定是"朋友"的那些人,在出事之後就把自己拒於千里之外。
大家把他當兇手,沒人敢接近他。
----------------------------------
「Helen,好消息!!!」一早Helen的母親將他叫醒「有人目擊整件事的經過,他願意為你作證」。Helen很驚訝,居然有另一位孩子目擊了整件事,他說出了一切,讓整件事總算落幕了。
「Helen,明天我要去跟他們道謝,你要一起去嗎?說不定你們能成為朋友」Helen的母親準備了伴手禮要去向那位目擊者道謝。
「不用了,我想留在家畫畫」Helen已經放棄交任何朋友,他整個人都變了,冷漠、不愛親近人,他的筆下充滿負面跟詭異的塗鴉。
每當到了降雪的日子,他就會想起雪地裡,屍體那死不瞑目的雙眼。那些回憶是他想忘都忘不掉的。
.
.
.
.
.
.

.
目擊證人Vic Steven,三年後改名為Tom Steven。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