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4日 星期六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Sally莎莉)Play with me

原文故事

原創者與繪者: Kiki Hyuga
翻譯取自PizzaHut试纸的百度串



那年的夏天非常的明媚非常的溫暖。太陽總是把暖和的溫度投射到你的皮膚上。怡人的微風輕撫過街道,天氣既不冷也不熱。這簡直是完美的天氣。但那個夏天對於Sally來說,卻是難以忘卻的。
Sally是一個小女孩,8歲,有著一頭棕色的長長的捲發,一雙明亮的綠色眼睛。她總是很有禮貌,從不說謊,很聽話。她的父母很寵她,對他們來說,這簡直是再好不過的女兒了。

Sally跟她的小伙伴們在家門外玩的時候總是發出咯咯的笑聲。他們玩各種遊戲,比如跳房子,抓人和跳繩,有時會和娃娃玩。 Sally的母親衝著這純真的景色溫和的微笑著,用手在她的圍裙上擦了擦,喊道,「Sally,快回家,該吃午飯了」 Sally放下她的娃娃對她母親微笑道
「好的,媽媽」
Sally在餐桌旁坐下,座椅輕輕的將她彈起,不知道在為什麼興奮。 Sally的母親把一份切掉外皮的花生果醬三明治,幾根胡蘿蔔和芹菜條,還有一杯果汁放在她面前。
「謝謝媽媽。」
「不客氣,寶貝」小女孩拿起三明治,她的母親坐在對面微笑的注視著。 
「你猜猜發生了什麼!你的叔叔Johnny要來了」
Sally抬頭微笑道,嘴角沾著花生醬。 「天哪! Munle Jommy?」她重複了一遍反問道,嘴裡的食物還沒嚥下去。
Sally的母親大笑起來,點了點頭,「恩,他要過來幫你父親解決一些工作上的問題,順便照顧你。說不定我們還可以去嘉年華呢!」
Sally快速把剩下的食物咽了下去,問道​​「Sarah和Jennie能來嗎」
Sally的母親抬頭想了想說道「嗯...那要看她們的父母是否答應了。不過她們能來的話當然可以!」Sally再次咯咯笑了起來,在椅子上歡呼雀躍著,甚至比在今年暑假的時候還要興奮。
幾天后,Johnny叔叔來到了Sally家。那個男人從車裡出來後,伸了伸懶腰嘆了口氣,顯得很疲憊。
「Johnny叔叔!」一個細小的鳥鳴般的聲音響了起來,引起了男人的注意。只見Sally扔下了跳繩,向他跑來,給了男人一個擁抱。
「嘿,小Sally,你還好嗎」男人輕而易舉的就把Sally舉了起來,給了她一個熱情的擁抱。小女孩笑了笑,回頭望向了正在向她揮手的小伙伴們。
「我在和Sarah還有Jennie玩呢。我們進屋告訴媽媽你已經到了吧!」
「聽上去不錯」男人微笑著走進了屋子,對著Sally的母親叫道「Marie!我來了!」Sally也跟著喊道,「媽媽!他到了!」Sally的母親趕忙從廚房裡出來,看到了Johnny, 「Johnny,看樣子你安然無恙抵達了。」Johnny把Sally放下來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小屁股,然後給了Sally母親一個擁抱。
「當然,難道說有人不會安然無恙的抵達嗎?」他大笑道,和Sally母親一起走進了廚房。
Sally小跑到門前,大聲說道自己要出去玩。
「記得天黑前回來!」
「是的媽媽」小女孩說完便離開了。
快要吃晚飯的時候,Sally的父親回來了,看到他的兄弟到了顯得很高興。和她女兒一起進了屋,走到Johnny身前跟他握了手並給了他一個擁抱。
「見到你很高興,你最近還好嗎?」一邊擁抱著Jonny,一邊看到她的妻子正在佈置的桌子。 Johnny聳了聳肩,在他的肩膀上做個大拇指向下的手勢。
「我和Karen分了。」
「額,那實在是太糟糕了。我對這件事情表示遺憾」
Johnny微笑著搖了搖頭,「不,沒什麼,我很開心。現在我自由了,沒有人會不停的來盤問我現在人在哪,在做什麼了」說完,2個男人大笑起來,走到桌前。 「唔...Marie,這些看上去棒極了」
「謝謝,我很高興你能喜歡」
「嗯!媽媽,它們太好吃了」
他人對著來自於孩子的表揚大笑了起來。
盤子一個接一個的空了,Sally也開始打哈欠,一遍又一遍地揉著眼睛。 Sally的母親微笑著溫柔的撫摩著Sally的後背「看樣子有個小傢伙累了,該睡覺了!」Sally點了點頭,從椅子上跳下來,端著她的盤子放到了水槽裡。 Sally的媽媽把她抱起來準備帶她去床上,但被Johnny抓住手臂阻止了。
「我帶她去好了。」他笑著說
「好吧,謝謝你了,John」 Johnny點了點頭,看著Sally的媽媽一邊洗盤子一邊把剩飯收拾好。又去看了看Sally的父親,看到他在洗澡,就跟著小Sally去了她的房間。
John一邊笑著一邊把身後的門關上,看著Sally在衣櫃裡翻找著她的睡衣。
「你需要幫忙嗎?」他問道,看到小女孩抬起頭點了點,說道「好的,讓我們看看你有什麼」男人悄悄的挪到了她的身邊看著她一件一件的睡衣。 「你有一件草莓印花的,我敢說你穿上它的話會在你的夢裡聞到它們的味道」John拿起睡衣給她看道,順便深吸了一口氣。 Sally笑著搖了搖頭,默默的否認了那件草莓睡衣。 John點了點頭把睡衣放了回去,又拿出一件有獨角獸印花的。 「這件怎樣?獨角獸小姐會載著你玩耍哦。」小女孩又笑著搖了搖頭。
John無奈的吐了口氣把睡衣放了回去。接著拿出了件普通的白睡衣。 「這件呢,穿上它會變成公主喲」Sally的眼神立刻亮了起來一邊興奮的鼓著掌一邊點了點頭。 John把睡衣放到床上,伸出手,開始解Sally的衣服。 」
「叔叔,我可以自己換衣服」Sally低頭看著他衣服上的手,微笑著說。男人也用微笑回應,點了點頭,繼續他手中的工作
「我想你也肯定會的,但是你累了,為什麼不讓別人來幫幫你呢?」他問道,看到Sally點了點頭。把Sally的衣服解開後,他把手從Sally的肩膀上滑了下來,戳了戳Sally的肚子,惹的Sally不禁笑了起來。
John咧嘴笑了笑,抓著Sally的短褲邊緣扯了下來。最後,John抓起她的睡衣,套在她的頭上,確保她的手臂也套進了袖子裡。 「好了!」他高興地說,看著小女孩對著他微笑,並且躺在床上後又開始咯咯笑了起來。 Johnny爬起來撿起Sally的衣服。這時門打開了,Sally的母親走了進來。
「準備睡覺了嘛?」Sally的母親一邊問道一邊走向Sally的床。 Johnny抬起頭,趕緊退到床的一邊。 「我來哄她睡覺,沒關係吧」
「當然沒關係」Sally的母親低頭看著Sally並俯下身親了親Sally的額頭
「晚安,寶貝」
「晚安媽媽」Sally的母親用手輕輕的撫摩了Sally的額頭,從Johnny手中接過Sally換下來的衣服走了出去。 Johnny對著Sally的母親一邊微笑一邊關掉了燈。他小心翼翼的把門鎖上。慢慢地看向Sally,臉上的陰冷扭曲的笑容令人戰栗。
接下來幾天,Marie察覺到Sally反常的舉止。 Sally不再像以往那樣總是笑嘻嘻的,也不像之前那樣開朗,說起話來也不像之前那樣興高采烈了。當Sally準備去和她的朋友玩的時候,Marie拉住她。 Sally抬頭,看到她的母親非常關心的看著她。
「寶貝,你還好吧?」Sally的母親蹲下來問道。 Sally盯著她,突然慢慢地開始哭泣。她的母親瞪大眼睛疑惑的看著她「Sally?」
「媽、媽媽,我.....我不想.....」 小女孩一邊抽泣一邊試圖說道 。
「不想做什麼呢? 親愛的」
「我.....我不想.....玩.....我不想玩他的遊、遊戲」小女孩一邊抬頭一邊抱緊了她的母親。 
「他、他碰了.....我.....然、然後.....他.....讓我.....碰.....了他!」 M​​arie皺著眉頭,輕撫著Sally的頭髮,安慰她,小聲的讓她平靜下來。
「噓,沒事的。媽媽在這裡」只是個噩夢而已。 Sally只是做了個可怕的噩夢。 
「現在什麼問題都沒有了。不再擔心了,好嗎?」
Sally抬頭看著她的母親,破泣為笑「好、好的媽媽」Sally的母親微笑著親了親Sally的額頭,「去把臉洗一洗吧。別帶著髒髒的臉跟你的小伙伴玩 」Sally小聲地咯咯笑著跑進浴室洗臉。
不久,Johnny和Sally的父親回到家。 Frank嘆了嘆氣,看到Sally對著他揮手微笑著也對著Sally揮了揮手,關上車門走向家。 Johnny也跟著對Sally微笑著揮了揮手。小女孩的笑容慢慢的黯淡了下去,似乎有點不開心,但是她還是對著Johnny回敬道。 Johnny跟著走進了房子裡,當他聽到Sally的父母之間的對話時,他特地停下來留意道。
「Sally怎麼了??」Frank問道
「她做了個非常可怕的噩夢。說什麼“他碰了她”」
「那麼,"他" 又是什麼鬼東西?」
「我不知道,但是Frank...只是個噩夢而已。我只是想告訴你Sally的近況還有為什麼她最近比較反常。」
Johnny皺起了眉毛,指關節也隨著憤怒變得慘白。隨後,他立刻冷靜下來,快速思考後,面帶笑容走進了房間裡。試圖裝作他恰好在他們對話的時候走了進來。他揚起眉毛問道「哦!我打擾到你們了嗎?」看到Sally的父母搖了搖頭。 Johnny繼續微笑著指了指車。 「我正準備去商店。Marie你需要什麼東西嗎?」Sally的母親笑著看了看廚房
「當然,你能幫我帶些雞蛋,牛奶,麵包和果汁嗎?」Johnny點了點頭。當他正準備離開時,他停了下來。
「Sally也想跟著一起去。她讓我跟你們打聲招呼」
Marie微笑道「謝謝你, John」
Johnny再次點了點頭拿著車鑰匙走出了房子。對著正在和小伙伴玩耍的Sally喊道「Sally!」小女孩抬起頭看向他。 
「來,跟我去商店!」Johnny一邊走向車一邊示意讓Sally跟著她。 Sally坐在地上停頓了一小會,接著把她的娃娃放到草坪上。 「我馬上就回來,幫我照看下Marzapan和Lily」Sally的小伙伴Jennie和Sarah笑著點了點頭附和著,繼續玩她們的娃娃。 Sally無奈的走向車,爬到副駕上扣好安全帶,「媽媽讓你去商店買東西嗎?」她問道。 Johnny點了點頭,一邊發動了引擎把車從家裡開了出去。
「是的,她要我幫她買點食物。順便我也可以幫你買點東西。」他咧嘴一笑,低頭看了看小女孩。 Sally緊張地笑了笑,轉頭望向窗外的風景。當他們快要到商店的時候,Sally察覺到車子並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她疑惑的皺起了眉頭看向她的叔叔。
「Johnny叔叔,商店在那裡。」她指著商店的方向。但是Johnny沒有說話繼續開著車,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浮現在他的臉上。小女孩只好坐在座位上回頭望向漸漸遠去的商店,她意識到他們根本不是去商店,而是看到她的叔叔把車開進了一座公園的停車場裡。星期天沒人會來公園裡。
Sally感到有些緊張,呼吸也變得急促起來,看著她的叔叔瞪大了眼睛。 Johnny關閉了汽車的引擎,看向Sally,臉上帶著很明顯的怒容。
「你告訴的你的媽媽,對不對?」他問道,看著小女孩瘋狂的搖著頭。 「你根本就沒有遵守遊戲規則,Sally」他吼叫著,語氣甚至有些變調。他不顧Sally的請求,無視她的掙扎,一把將小女孩拉了過來。 「你說你要跟我玩遊戲,但是你欺騙了我。」他打開了車門,把Sally按到了地上。無視Sally的哭喊與掙扎。 「你必須為你違反了規則而付出代價」Johnny一邊吼叫著一邊解開了他的皮帶。




"剛剛收到的消息,一對夫婦在公園裡發現了8歲小女孩Sally Williams的屍體。由於要配合搜查,公園即將關閉一段時間。更多報導將於今晚9點播出"
-------------------------------------------------------------------
她發誓她在上床前關上了門。「也許是我忘了.....」從溫暖的被窩裡爬了起來,女孩穿過房間關上了門。當她正要爬回床上的時候,客廳裡響起了一陣聲響。

是父母嗎? 他們起來看看她是否睡著了嗎?

當她把被子蓋好的時候,女孩聽到了一小陣聲音,這讓她嚇的動憚不得,一小陣...哭聲?像是屬於一個小孩子的聲音。她再次慢慢地從床上爬起來,打開房門。哭聲在她的房間外似乎更大了些。努力著一邊適應黑暗,一邊向哭聲走去。當發現哭聲來來源時,女孩一邊喘著氣一邊發現,在灑滿月光的窗前,一個小女孩彎著腰低頭哭泣著。
她是怎麼進到房子裡來的?從窗戶裡嗎?。女孩努力地發問道

「妳....妳是誰?你怎麼進到我家裡來的?」
突然,哭聲停止了。小女孩緩慢地把她哆嗦的手從臉上移開,抽搐著回過頭。眼睛裡流出來的不是眼淚而是血,把雙手染紅了。在她腦袋的某一次,已凝固的血將頭髮結在了一起。鮮血從她的臉上流到她臟兮兮的睡袍上。她一雙綠色的眼睛似乎能讓所有看到它們的人看穿她的靈魂。
「這是我的家...」 小女孩用刺耳的聲音竭力地說道,小女孩抽搐著身體。抬起腳緩緩地轉身面向女孩。她的腳沾滿了泥巴,就好像剛從泥地裡走過一樣,膝蓋和腿部佈滿了擦傷,她的睡袍像是被撕扯過一般, 繡著 "Sally”的名字。她向女孩伸出一隻沾滿鮮血的手微笑道,當她一邊說話的時候鮮血染紅了她的牙齒

「來........和我玩!!」


*****************************************
(( 補充 ))

角色設定稿:



2015/10/31設定更新
根據作者Kiki-Hyuga的文,她改變了Sally設定,現在她是16不是8歲!
改變的原因看這→ 連結

簡單的說就是很多人拿Sally去做配對,但就引發了戀童癖的相關問題,導致角色被罵"妓女"或"蕩婦"。





相關連結:
Creepypasta故事總整理列表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