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3日 星期三

[原創故事] Lisa(莉莎)

英文故事連結

現在要說一個故事,一個關於 "她" 的故事。我怕我再次忘了她的一切,所以有寫出來的必要。

這件事發生在不久之前,大約在今年6月。我做了一個詭異的夢,夢中的時間回朔到從前,我4歲左右。我12歲時搬了家,所以夢中還年幼的我還在舊家中,而不是現在居住的新房子。
我趴在小房間的地上用蠟筆靜靜的畫圖,母親則坐在一旁翻著書。一切是如悠閒。這是我幼年的記憶,也是現在忙碌的我最嚮往的時光。

突然我聽見有人在敲房門,我趴下來看地面上的門縫發現外面確實有個人。這很不尋常,以4歲的我這時間狀況來看,這時父親在上班,姐姐在學校,這時間家裡應該只有我跟母親,不該有別人的。而且為何要敲門,而不直接開門進來就好?

我不敢轉開門把,這讓她/他繼續敲門,甚至愈敲愈急促且用力。這真的嚇到我了,我後退了幾步轉頭看了看母親,但母親就像甚麼都沒聽到一樣,繼續氣定神閒的翻閱手上的書。

接著,房間四周竄出了火焰。

「媽?」她就像聽不見我說的話也沒看見眼前的景像一般,沒任何反應,即使她已經快被燃燒殆盡了。
在這一切發生的同時敲門聲還在繼續,房裡只剩下熊熊火焰發出的火光。
變成灰燼的母親、失火的房間、被狂敲的門……這些詭異的狀況跟一開始的”祥和”呈現極大的對比。我,一個4歲的孩子只能握著我的蠟筆發愣,看著火焰漸漸包圍我。
「住手!!」我向那扇傳出噪音的大門嘶吼。吵死人的敲門聲終於停止了。但門把確開始轉動。有人開了門,是一個小女孩,雖然是小女孩,但她看起來約8~10歲,她比夢中的我高大太多了。她雙腿呈現奇怪的扭曲姿勢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他的關節走動時發出喀喀聲響。
我躲在桌子下,但她卻馬上發現了我,發出難聽的慘叫聲向我快速逼近。最後她湊近我的臉惡狠狠的瞪著我。
我想把臉撇開,但卻又忍不住盯著她瞧,因為她看起來太面熟了。這時我才清楚的看見了她的臉。

「妳記得我嗎?」她只說了這句話。

「Li… Lisa?」
-----------------------------------------

這場惡夢到此結束,我在床上醒了過來。當然,當我醒來時是16歲。
當我醒來時只記得這個最後我講出的名子,” Lisa”。
但誰是Lisa呢?在我看到她那張臉的時候,所有的記憶都一湧而上。我都想起來了。我打開衣櫃從陳舊的木箱深處翻出一本繪本。



Lisa,我的第一個原創角色。我創造了她,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

我從小就很喜歡可怕的故事,還有畫圖。雖然那是我幼年時的繪本,但Lisa的故事並不那麼歡樂。她的故事…她在殺害了自己的雙胞胎妹妹Leah後完全瘋掉,她甚麼都不記得,還認為自己就是死去的妹妹。並在之後的日子以Leah的身分生活,逃避妹妹消失的事實。

即使那繪本已經變成我的超級”黑歷史”了,但我沒有將那本畫了她故事的繪本丟掉,還把它在搬家時一起帶來了,我認為它是我童年的一部分,有收藏價值。
但我完全把它還有她遺忘了,忘的一乾二淨的。
我無法忘記夢中她那兇狠又哀傷的眼神。唯一能記得她的只有創造出她的我了,
當一個角色沒有任何人記得時,就像她從沒存在過一樣。或許她出現在夢裡是想來提醒我,她不想被遺忘。

我翻閱了一遍繪本,又將它收了起來好好保存。
到了現在我想再次翻閱時我已經找不到它了,八成是我忘了將它收在何處,我現在還在試著在家中找到它。

我告訴了你這件事,因為我怕未來我忘了這過程。
但這次我應該不會再將它(她)忘掉了,因為如果再次發生 
.
.
.
.
.
.
.
她會自己來找我。



但我現在放心多了!因為我告訴了你這件事,那代表我不是這世界上唯一知道她存在的人了。Lisa她會為了不讓別人忘記她、為了不讓自己消失而去找曾經記得她存在的人。
現在你也是其中之一了,不是嗎?

6 則留言:

  1. 可憐的孩子OAQ
    就像偉大的船匠湯姆說的,不可以捨棄自己打造的船,不論搭這艘船的人做了什麼事。不然,船還能指望誰的認可呢?

    回覆刪除
  2. 其实,我自己也有个OC,也叫lisa,也是杀了自己的双胞胎姐妹(创作她时我还不知道delucat大大=w=,看到这篇文时震惊了XD)。有点不同的是她们是自相残杀,她们互相切下对方的肢体,再缝合在对方身上,把两个人缝合成一个人。从此她们就成了lisa(在那之前两人的名字没想过,本来这故事就还没完成)。至于为什么那么做,因为她们同时爱上一个人。。。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