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1日 星期六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 - Mr. Widemouth (大嘴巴先生)

原創者: Perfectcircle35
翻譯取自 百度串


首圖由RoomsInTheWalls製作: http://roomsinthewalls.deviantart.com/art/Mr-Widemouth-325537780

在我童年那段時間,因為家裡的緣故,像小河裡的水一般,我從沒有在一個城市或地區逗留過太長時間。最終我們一家在我八歲的時候在羅德島定居了下來,直到我前往科羅拉多上大學才算是真正離開過這個地方。在我腦子裡那些根深蒂固的回憶基本上都來自於羅德島(Rhode Island),不過在我腦子深處的某個地方總會有一些記憶的碎片在翻滾著,這些碎片都是來自於那段不記事的童年所漂泊過的住所。

可以說這些記憶的碎片已經到了支離破碎的地步,甚至毫無意義—在北卡羅來納州(North Carolina)的房子後院追著其他的小男孩玩耍,在賓夕法尼亞(Pennsylvania)租的那套房子後院裡試圖做一艘小木艇出海歷險等等。但是唯獨有一段回憶,就像完整且明亮的玻璃鏡子一樣迴盪在我的腦海中,那種感覺彷彿就像這件事是昨天發生的。當然我也有懷疑這段回憶是不是過去我重病纏身的那個春天裡所想像出來的夢境或諸如此類的。可在我的內心深處,我依舊相信,它是真實的。

------------------------------------------------------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一家居住在繁華首都的郊區新溫亞德,緬因洲(Maine)裡一個人口只有43的縣城。還記得那套屋子非常的寬敞,至少對於一個三口之家來說它是超出了足夠的範圍。哪怕在那裡住了五個月,可屋子裡有好幾個房間我甚至都沒有開過門探過。某種意義上來說這的確是有點浪費空間,不過也沒辦法,記得當時這是唯一正在出曱售的房子,至少它對我們家來說是非常合適的,因為他離我父親上班的地方只需要一個小時的車程。

在我人生第五個生日的第二天(只有我父母參加了),突如其來的高燒侵襲了我。醫生當時診斷我得了一種叫單核細胞增多症(mononucleosis)的病,意味著在接下來的三週內我將面臨源源不斷的高燒以及不能做任何消耗體力的玩耍。這段臥床經歷可以說是苦不堪言—收拾行李準備移往賓夕法尼亞的事情已經快準備好了,我幾乎所有的東西都被收進了紙皮箱裡,這使得我的房間就像一個不毛之地。媽媽每天都會給我拿來一些薑汁汽水和幾本書打發時間。見陪在我身邊也無所事事她便也離開了房間忙自己的事,只留下我一個人在空蕩蕩的房間裡休息。可以說這些東西就是我那幾週以來僅有的娛樂項目。

其實我也不太記得第一次見大嘴巴先生(Mr.Widemouth)時是什麼情況。應該是在我被確診為這個單核什麼病之後的那一周。
對於這個小生物我第一個回憶是問它叫什麼名字,如果牠有名字的話。它告訴我就叫牠大嘴巴先生吧,因為牠的嘴巴很大。事實上,比較與它的身體來講它的一切都很大—它的頭,牠的眼睛,它那雙彎曲的耳朵—可惟獨嘴巴是格外的大。

牠開始調皮的搗鼓著我床邊的故事書。 「你看起來就像 ”菲比(Furby)”。」

聽到我的這句話,牠停了下來,並拋來了困惑的眼神「菲比?菲比是什麼東西?」 牠問道。

我聳了聳肩嘗試著解釋:「嗯……是玩具,有一雙大耳朵的小機器人。你可以飼養它或者餵它,就像一個真的寵物一樣。」
「哦…….. 」大嘴巴先生微微O起了牠的大嘴,接著又開始活蹦亂跳了起來。 「你不需要那些玩意,它們可不是活生生的朋友。」

我仍然記得大嘴巴先生總會在媽媽過來照料我的時候消失不見。 「我躲在床底下呢。」過一會牠又會重新出現和我解釋。 「我不想讓你的父母看到我,我擔心他們不會讓我和你一起玩。」

在開始的幾天我們並沒有一起做太多事情。大嘴巴先生只是在那專注的看著我的那些書,著迷於里面的故事和插圖。

------------------------------------------------------

直到三天還是第四天的早上我再次見到牠,這一次牠對著我熱烈的打了聲招呼並呲牙咧著它的大嘴沖我歡笑。
「我有一個新遊戲想和你玩」 滿心期待的牠說道 「我們得等你媽媽過來看過你之後再開始,因為我們不能讓她看到我們的遊戲,這是一個秘密遊戲。」

媽媽像往常一樣放下了幾本書和汽水以後就離開了房間。大嘴巴先生見房間裡又剩下我一個人便從床底下溜了出來,並拉扯著我的頭髮。  「我們得去走廊過道最後的那個房間裡。」 牠催促道。
起初我是反對的,因為我的父母曾再三警告我不能在沒有他們的允許之下就擅自下床。不過最後我還是在大嘴巴先生的一再堅持下妥協了。

房間裡唯一讓人疑惑的是這裡並沒有牆紙或家具之類的。值得一提的只有打開房門後正對的那扇窗戶。大嘴巴先生迅速的穿過了房間並吃力的推著窗戶,接著窗戶被打開了。在窗戶旁的它示意我過來望向窗戶外的地面。

我們在屋子的第二層,不過第二層是在一個小山丘上,如果從這裡跳下去的話就會摔向另一頭,那麼高度就不單單只有屋子兩層樓那麼高了。
「我喜歡在這玩假裝遊戲……」大嘴巴先生解釋道。 「我假裝在窗戶的下面有一個非常大而且舒服的蹦床,接著我就會跳下去。如果你有足夠的想像力,那麼你就能像羽毛一樣彈得很高很遠。我希望你也來試試!」

當時的我還是一個發著高燒的五歲男孩,只有微不足道的懷疑一閃而過,緊接著便是好奇心安撫著我這是可行的。 「這裡好高。」略帶不安的我說道。

「可這就是最有趣的部分啊!如果這裡不夠高那就無聊極了。如果真是這樣,那還倒不如去跳那種最普通的蹦床算了。」

我拿不定主意,心想或許在跳下去穿過一層一層的空氣後會有一種用人類眼睛看不到的東西把我反彈回房間裡。不過理智還是站在了這場爭論的有利處。
「不如下一次在玩吧……. 」感到膽怯的我接著說道:「我害怕我會不會沒有足夠的想像力?我可能會因為這樣受傷。」

大嘴巴先生的臉瞬間變得咬牙切齒起來,不過也只有那麼一瞬間。憤怒在一瞬間變成了失望。
「好吧竟然你都這樣說了。」上一分鐘語氣裡帶有的興奮和期待已經消失殆盡。在接下來的一天裡,大嘴巴先生一直躲在我的床底下一言不發,安靜的就像一隻老鼠。

------------------------------------------------------

第二天早上大嘴巴先生再次出現,並拿著一個小盒子。 「我想教你怎麼變魔術…...在我開始第一堂課之前,你可以先試試擺弄一下這些道具。」說罷牠便把手中的盒子遞給了我,我看了看盒子裡,竟然都是刀具。 「我的父母會罵死我的! 」我驚呼失措的喊道—這些東西我的父母可絕對不會讓我碰的。 「我會被挨打和禁足一年都有長!」

聽罷大嘴巴先生立馬皺起了眉頭:「這個很有趣的!快來我想讓你試試看。」

我把盒子推向一邊。 「我不能這樣做,我會惹來麻煩的。刀可不能隨隨便便往天上扔。」

大嘴巴先生的眉頭皺的更緊了。愁眉苦臉的它把裝滿刀子的盒子推回了我的床底下,並同樣在那里安靜的呆了接下來的一整天。我開始好奇為什麼它經常躲在我的床底下。

在這以後我每次晚上睡覺都會遇到麻煩。大嘴巴先生時常在半夜搖醒我,並告訴我牠這次在窗戶下放了一個真正的蹦床,非常大的那一種,不過夜色太黑你可能看不到等等。我總是會謝絕牠的邀請並嘗試回到睡眠當中,不過大嘴巴先生則一直堅持著。
有些時候它會一直待在我的床頭旁直到第二天早晨,說話的內容無非是一直慫恿我去試一試去跳一跳。



他開始變得不再像當初一樣有趣了。

------------------------------------------------------

有一天早上我的媽媽來到房間並許可我可以在屋子周圍散散步。她認為新鮮的空氣會對我有益處,尤其是在我已經躺在了房間裡有好一段時間。欣喜若狂的我穿上了襪子並像隻箭一樣奔向了後陽台,想念著那種被陽光溫暖著臉頰的感覺。

大嘴巴先生在那等著「我有些東西想讓你看看。 」他說道。我本該給他翻一個白眼,可接著他說:「放心這十分安全,我保證。」

我們一起追踪著地上野鹿的腳印,看上去腳印一直延續到了房子後面的森林。 「這是一條非常重要的通道。」他解釋道。 「我有很多像你一樣年紀的朋友。當他們準備好了,我就會帶他們從這個通道去往一個色彩繽紛的地方。你還沒準備好,不過我相信有一天你會的。我十分希望能夠帶你過去看看。」

我轉身回到了屋裡,並一直困惑著到底在通道的後面是怎麼樣色彩繽紛的地方。

自從這一次見面以後,大嘴巴先生便沒再纏著我,直到兩週後我們一家已經把所有東西都打包好放進了卡車準備搬離這。我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爸爸就在我的身旁負責開車。就像幾週前計劃好的那樣,為了搬到賓夕法尼亞我們將迎來一段漫長的路途。

我一直在想要不要把搬家這件事告訴大嘴巴先生,但即使那時我才五歲,我也開始懷疑也許那個小生物一直對我圖謀不軌,儘管牠口頭上是說在跟我玩。最後看在這些種種理由的份上,我決定隱藏這個秘密。

我的父親和我在凌晨四點就爬上了卡車的駕駛室。他希望可以在沒完沒了的咖啡和六罐能量飲料的幫助下在明天中午就抵達賓夕法尼亞。我的父親是那種希望可以一口氣完成工作的人,而不是會把工作拖延分開幾天來完成,他不喜歡那樣。

「這對你來說會不會有點太早?」他問道。

我帶著睏意點了點頭,便把頭挨在了卡車的窗戶上,希望可以在太陽升起之前盡量補一補眠。我感覺到我父親的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這是最後一次了,兒子,我保證。我知道這一切對你來說十分不好受,加上你的病才剛好。不過爸爸跟你約定好,我們這次會安定下來的,而你也能交到很多好朋友。」

當我們的車正駛離車庫的時候我睜了睜眼。我看見大嘴巴先生在我房間的窗戶邊上。它就站在那一動不動,直到卡車準備駛向幹道。它給了我一個略帶可憐的再見手勢,而另一隻手則拿著一把餐刀。我並沒有給他回手勢。

------------------------------------------------------

就在一年前,我回到了新溫亞德。過去曾住過的那間房子已經變成了片空地,地上還殘留著房子留下來的地基,在我們離開的幾年後這棟房子便燒毀了。
出於對童年的回憶和好奇,我來到了房子後面,找到了大嘴巴先生曾經告訴過我的那些野鹿腳印。我跟了過去,並打心里希望它能夠突然從我身後的樹上跳下來給我一個大大的驚喜,不過我很清楚大嘴巴先生或許已經離開了,某種意義上來講他可能跟房子一起不復存在了。

懷著猜測和回憶,我跟著腳印穿過了樹林。
.
.
.
.
.
.
.

腳印的終點是新溫亞德紀念墓園。


--------------------------------------------------

(( 補充  ))
文中提到的  "菲比(Furby)"  就是這款電子寵物玩具,台灣稱 "菲比小精靈"。


5 則留言:

  1. 所以大嘴巴先生只是想傷害孩子們?
    感覺它的目的和Slendy有點像
    但又好像不同

    回覆刪除
  2. 我看完之後又轉頭看了之前買的非比小精靈(抖抖抖
    我正在考慮要不要丟掉中(ㄟㄟㄟ??

    回覆刪除
  3. 我對都市傳說非常有興趣阿,感謝大大

    回覆刪除
  4. 感覺像孩子們的死神 呵呵

    回覆刪除
  5. 感覺像孩子們的死神 呵呵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