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故事翻譯] Creepypasta - Zero (零)

原創者與繪圖: ZombiePunkRat
翻譯取自 百度串




---------------------------------------------

一位有著焦糖色棕髮、綠眼睛的年輕女孩,坐在前面的草坪中。溫暖的夏日的陽光填滿了她蒼白皮膚上的傷口。試想一下,這個可愛的年輕女孩在數小時前曾被幾個同齡人狠狠地痛毆了一頓。
她的名字是Alice(愛麗絲),雖然她是個友好且聰明的孩子,但是她卻沒有什麼朋友。所以Alice經常花時間獨自創造屬於她的 朋友們。如果你有幻想中的朋友的話就會能明白了吧。


事實上,Alice有很多這樣的朋友,為了可以更好地稱呼他們,她給他們都編上了號碼以此作為他們的名字。在這些朋友中有一個是很特殊的,她的名字是零(Zero)。這是Alice的第一個幻想朋友,她被創造出來是為了保護愛麗絲不受壞人們的欺負。每次當他們嘲笑愛麗絲或對她造成肉體上的傷害時,零總會好好地“照顧”他們。
Alice和零是最好的朋友,她們在一起生活,零給Alice講故事、說笑話。甚至當Alice的父母外出交易時,零就盯Alice的鄰居瞧,然後和愛麗絲一起嘲笑這個鄰居。對於Alice來說,生活並不是那麼的孤獨,直到那天。
---------------------------------------------
Alice坐在柔軟的青草上,她的視線下降到街道上面。她突然產生了一種奇怪的感覺、一種衝動。在內心深處有什麼在告訴她……

「快到馬路那邊去!」

當這種想法終於充滿了她的腦海時,Alice便跳下到了那個附近的小街道上去。她赤裸的腳踏到了灼熱的混凝土上面,在穿過街道時她都在小心的注意著每一步。Alice突然抬起頭,她看到了有什麼東西向她奔來 ……. 一輛白色的大卡車。
Alice的眼睛睜得大大的並流露出驚恐的神色,震驚讓她一直站在原地。橡膠劃過混凝土發出了尖銳的聲音,在車輛急轉彎之前她已經摔到了她家對面的小丘上。她聽見金屬嘎吱作響和女人的尖叫聲、車輛一直在翻滾著,直到它撞到了大樹上。一瞬間,報廢的車輛就爆炸並起火了。
Alice黯淡下來的雙眼注視著這場悲劇的同時,駕駛門打開了,有什麼人摔了下來,那個人在森林的地面上拼命地爬行。那是Alice的父親,他死死地盯著在小丘上的,他親愛的女兒,他的身上滿是著自己深紅色的血和鮮紅的火焰。他正在尖叫,但是他卻連動都不能動,因為他的腿夾在了車輪和金屬車體之間,在他的尖叫轉變為沈默,在他放棄移動之前,痛覺已經從他的屍體中流走了。紅色的火焰覆蓋了這個場景。Alice看見了有人坐在乘客座上,那是她親愛的媽媽,她已經在火焰中被燒死了。Alice跪了下來,暖和的淚水劃過她的臉頰,她的鼻子,一直滑落下了她的下巴。



「媽媽!爸爸!」她尖叫著,她親眼目睹了一切可怕的細節。悲傷和憂愁填滿了Alice的整個身體,她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的重複著那些場景。鮮紅的火焰和深紅的血是她在那個溫暖的夏日對父母最後的印象。
---------------------------------------------
在她的父母發生了意外後,她的鄰居,Rogers(羅傑斯)先生,出於內疚而收留了她。
Alice很討厭他,他是一個骯髒而又肥胖的男人,他幾乎無時無刻都是醉的。但是Alice更討厭他那天沒有好好地盯著她,因為這樣....她殺死了自己的父母。但是沒有任何人會沒有家庭,沒有朋友。Alice感覺很孤單,痛苦成為了她唯一的同伴。
---------------------------------------------

幾年之後………..
一個對於白人來說膚色較黑的、棕髮的女孩坐在歷史課教​​室裡,她的素描本上塗鴉著一些卡通小人。當她正畫著一個人的頭髮時,有什麼東西暴力的打斷了她的注意力……一隻佈滿皺紋的手覆蓋在了她的有一個大大的 的作業上。
Alice,我真的建議你在我的課上專心一點,我想你不需要更多的 了。」說話的是Alice的老歷史老師。Alice突然覺得她的頭受到了重擊。歷史老師剛才說的話中有什麼在困擾著她,但她不知道那是什麼。
「好,好的,科斯特先生。」 Alice說道,Alice沒有讓眼神和老師的接觸。
Alice坐在教室裡,她在假裝知道發生了什麼,但她的頭越來越痛,直到她吐了出來。於是她以此為理由並離開了教室,然後迅速地跑到了洗手間。
Alice把冰冷的水濺到了發燙的臉上,Alice看向了鏡子,但卻往後跳了一步,她的心砰砰的直跳。當看到鏡子中的自己時,她發誓看到了自己......眨了眨眼。

幾小時後,她坐在了美術教室裡看著她的同學們做作業。儘管這樣,她的頭還是垂了下來,她用刀片深深的在手上劃著,紅色的液體散落在她的作業上。但是她什麼都沒有感覺到。在她發現自己在做什麼之前,老師正在盯著她,於是Alice的眼睛睜得大大的然後匆忙的跑到了護士那裡。
當她回來時,她已經遮住了自己的臉,然後走回自己的座位上了。但是在她坐下來之前她整個人都僵住了,紅色的圓圈(血滴)完全覆蓋了她的作業和課桌。這畫面讓她不斷地發抖,鈴聲一響,她就跑到了大廳裡去。

在她離開校區之前,就被一個熟悉的微笑迎接上了。
「嗨,Alice,歡迎來到仙境!」一個金發棕眼的矮個女孩說,她揚起了自己的手臂,指著整個街道,就好像這是一個驚喜一般
Ann(),你可以不要這樣嗎?」 Alice說著,她有些生氣。
算了,放鬆吧。話說回來,要一起做作業嗎?說道,把她的手擱在腦袋後面,並伸出粉色的舌頭捕捉著空中的雪花。
最後妳還是得去做自己的作業,妳知道的,我永遠都不會跟妳去的。
是是,我知道。但我可不會讓你離開喔!Ann說道。當她們走在冬天寒冷的路上時,Ann用手臂環繞住了Alice的肩膀。
AliceAnn繼續走著,她們一直在相互開玩笑和閒聊,終於到達了Ann的家。
她們在那裡說著再見,然後Alice帶有些依賴的走進了森林中。
Alice很喜歡這片森林,它是多麼的安靜,金黃色的陽光照在沒有受任何人影響過的雪地上面,讓葉已落光的樹形成了一些稀疏的陰影。只有一件事讓她感到厭煩,那就是這意味著返回那個被稱為 的可怕的地方。
-----------------------------

她慢慢地打開了那扇會嘎吱作響的門。屏住了呼吸然後慢慢地走到客廳裡去。
「妳在哪兒?小婊子!一個男人粗暴地喊叫著,並抓住了Alice的手臂。在他猛地把Alice往回拉時,她厭惡的直瞪著他的眼睛。在男人掐住她的喉嚨時,Alice的臉脹得通紅。
這是什麼!?哼!他把Alice拉進了廚房指著櫃檯上的啤酒罐和微波爐食品盒說道。
該死!今天早上我忘記把這些處理掉了!” Alice心想。
對不起,我只是不得不去學………
我可不要妳的蠢藉口!永遠都別再發生這種事了!否則妳會後悔的,我發誓。他說著,同時把Alice甩到了瓷磚地板上,自己則走進了客廳,讓他那滾圓的身體猛地倒在佈滿灰塵的睡椅上。
Alice馬上站了起來,在沉默和恐懼中把垃圾從櫃檯上扔掉,然後把它清理乾淨。

這可不是什麼罕見的情景,無論什麼時候她做錯了什麼事,那個生氣的醉鬼都會揍她一頓,所以她現在躲在自己的空間裡,把這些告訴這個空間。
她能在這裡面忍住情緒的沸騰悲傷困惑和憤怒。然後Alice快速的走上樓,走向她的小臥室這是一個黑暗的房間,牆上滿是她最喜歡的圖畫,一張小床在房間的中間,角落處有一個梳妝台。這是她最好的可以躲藏的空間,只有在這裡她才能獲得自由。沒有人會來這裡只有她,沒有其他人。
-----------------------------

一天后,Alice走在滿是雪的樹林中,走在路的另一端,她加快了在人行道上行走的速度。她不能告訴任何人Rogers先生做了什麼……今天她沒有穿過那條路,她只是走得很快,她最喜歡的黑色帽衫把她藏在了黑暗之中,她的臉上有抑鬱而又深長的傷口。
Alice!嘿,等等我!一個熟悉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嗨,安。Alice用單調的聲音回答著,她刻意用背後對著Ann
Ann追上了她,抓住了她的肩。Alice轉過頭來,在Ann走到她旁邊時她一直盯向森林。
幹嘛要戴著帽子?妳是要去販毒喔?Ann咯咯的笑著說。
不,只是......妳知道的......有點冷。Alice溫和的說道。
Ann壞笑著把她的帽子快速的拉了下來,她的眼睛睜大了。
天啊!發生什麼事了嗎!妳還好吧?」Ann一邊仔細的觀察著,一邊說。
是的!我很好,我只是......滑倒了然後撞到了櫃檯」她有些神經質的笑著,同時輕輕地說道。
Ann嚴厲的注視著她的臉。她知道Alice在撒謊,一定出了什麼事。
嗯,妳說了算。如果妳需要有人陪妳,妳要知道我一直都在這就行了!」她說著,然後抬起手搭在Alice肩上。
Alice點了點頭,兩個女孩朝學校走去。
Alice的生活仍然在持續著,當她走過時,人們會盯著她的眼睛看,一些人問她關於她眼睛上的傷的事,她總會給出相同的答案,“這只是一個意外”。這對她不是常見的事,人們通常會忽視她,甚至連瞥都不瞥一眼。但是她可不想得到什麼注視,所以她整天都會拉上衣服的帽子。
-----------------------------

放學後,Alice快步走出大樓,她沒有等著她唯一的朋友。她走過了校園,當她在樓梯上輕輕地走著時,看見了有兩個人朝她走來。Alice看著地面,看著她的腳移動過水泥地面。
當她正走著時,一隻腳阻擋住了她的步伐,把Alice絆倒在了乾硬的水泥地板上。 Alice用自己的手和肘部阻止了摔倒,但是這讓她的日記本和速寫本飛到了她的前方。臉因為窘迫而通紅,她用膝蓋在地上移動著,然後在驚慌中抓住了自己的的本子。
Alice周圍到處都是爆發出的笑聲,她的臉變成了深紅色。

現在人們一定注意到了我吧。她心想。

Alice匆忙的抓住落在地上的筆記本時,她感到有什麼東西擊在了自己的後腦勺上,棕色的液體從各個方向散落下來,巧克力牛奶從她的​​劉海上滴到了臉上。她渾身都僵硬了,有什麼東西在她的腦海裡拽著她。在憤怒中,Alice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直到......她的意識......突然中斷。

其他什麼都不知道了,她起身,很快的轉向了絆倒她的其中一人,並向他跑去。在那位高個子男孩的眼睛因為震驚而睜大時,Alice的拳頭擊中了他。一直擊打中了他的胸腔。男孩在艱難的喘息,然後咳出了......血。當他坐在水泥地面上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肚子時,Alice的一隻膝蓋撞上了他的頭。於是他的臉因為咳嗽而變成了深紅色......Alice快速的抓住了他的腿,然後用自己的腳,踩斷了它。一陣響亮的劈啪聲撞在了學校的磚牆上。當Alice在擊打他的胳膊時,她看見了那第二個人正朝她衝來。Alice躲過了他,用肘部猛力的擊在了他的背上,把他的身體朝水泥地面撞去。比較矮的那個男孩迅速地轉了過來,但是Alice坐在了他的肚子上面,用拳頭一遍又一遍地使勁的打著他的臉,直到你能看見血液從他的鼻子和嘴裡湧出。矮個男孩努力地想要阻止Alice,但這是毫無意義的,他別無選擇,只得承受每一次的毆打。
Alice!住手!Alice聽見了有誰向她喊道,同時那個人向這裡跑來。
她抬起頭來,手還在擊打著那個男孩,但是馬上也停了下來,她驚駭的看著那個人的臉,那是Ann
Alice突然停了下來。發生了什麼嗎?她想著。她的視線落到了自己滿是血的膝部,肘部和手指上和那個男孩被毀壞了的臉。

我做了什麼!這不是我,這不是我做的!至少這是我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做的!” Alice想著,淚水充滿了她的眼眶。




她迅速站起來,遠離了那兩個被傷害了的受害者,然後逃一般的跑出了學校操場,跑向森林中去。
Alice跑進了她的浴室,在櫃子裡到處翻著,尋找著可以處理自己傷口的藥物。她把酒精倒在了傷口上用來沖洗傷口上的血。她看到了在她手肘和手上傷口內部冒出的細小的白色泡沫,就像洗面乳的泡沫般。她馬上用繃帶纏住了傷口,把手放在櫃檯上休息,然後注意到了在洗手間另一面的鏡子中的自己。
我剛剛做了什麼?我,我突然什麼都不知道了?剛剛那是我做的嗎?Alice自言自語著,很多問題在她的腦海裡游盪著。
哦,不是......當然不是。我只是在保護妳。她的嘴唇用她自己的聲音回答著。
Alice往後頓了一下,瞪大雙眼,臉色嚇的發白。她在鏡中的影像剛才在對她說話。
什麼!妳是誰!她在震驚中叫道。
一段時間的沉默後,那個刺耳的聲音終於再一次的說道。
我是你最好的朋友啊,妳不會不記得了吧?她的嘴唇輕輕說出。
眼淚湧下了她變熱的臉頰。她的腦中開始響起在草地上聽過到的敲擊聲,這聲音緊緊地抓住她的意識,並尖叫著。那個聲音在她的腦中,尖叫出的短語在她的腦海中重複著。
妳不會忘記我的,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唯一" 的朋友......
-----------------------------

幾個星期後,那個聲音終於沒有再重複了。但是,Alice已經不是曾經的那個女孩了,她再也回不去了;她變得很暴力,變得易怒,會突然的笑起來,並且經常打架,偷竊。這非常的奇怪,她感覺自己的意識好像被和別人的交換了一樣。當然,在被學校開除後,她別無選擇,只得一直呆在她的房間裡,什麼也不吃,也不和人說話,完全空白了。
就這樣過了幾個月,直到Alice的偏頭疼變得更嚴重,她的頭骨蓋好像被敲打著,只有她開始尖叫和哭喊著叫它停下來才不會那麼痛。她不能去找醫生或者治療師,他們一定會叫她神經病然後把她推到收容所去,她可不想讓種事這發生。
-----------------------------

一天,在對Rogers先生詳細的說明了自己的情況之後,喝醉了的Rogers先生對她使用了暴力。他把Alice推到了左邊去並把她的雙臂弄得滿是傷口。在Alice嗚咽時,她失去了理智,她的意識也越來越淡,直到眼前一黑。
當她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臥室的地板上,她感覺到自己的肌肉很痛,就好像它們被撕碎了而只能被縫起來般。
她起身,頭已經不痛了,但是她感覺非常的疲倦和飢餓。她走下樓,跌跌撞撞的走向廚房,暴力的把冰箱門打開。什麼都沒有,裡面全都是空的。嘆息了一下,她把帽子扯下來,向相反的黑暗的方向走去,離開了廚房。

Alice離開了附近的雜貨店後,當經過一家電視行時,一台電視上的新聞報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勁暴新聞!一個男人死於暴力,是被鈍器攻擊致死。更多請關註十一號的新聞。”一個深黑膚色的女人在報導新聞。
愛麗絲繼續向家走去,寒冷的秋風從她全身吹過,購物袋在她的身邊下落。當她進了家門,這裡沒有什麼Rogers先生在的跡象。Alice放心了,她把袋子扔在了廚房的櫃檯上,抓起了一個濃湯罐頭用來當做晚餐。她打開了電視,電視早就被調到了新聞電視台的頻道,一樣的黑膚女人坐在那裡,用她指甲修剪整齊的手握著一些紙張。
這個男人在今天615分被殺,於理查茲大街的小路被找到。這是一個白種人,在40歲左右,他的屍體沒有四肢,甚至連頭都不見了,所以他的身份無法識別......那個女人繼續毫不在意的說著。

Alice終於吃完了她的湯之後,便開始上樓。她聞到有什麼東西腐爛了,於是停了一下。但愛麗絲還是繼續走上了台階,直到她整個人都僵住了。一隻滿是血蹟的長柄大錘躺在走廊上。
一陣恐慌之後,Alice跑進了臥室然後猛地關上了門。她的呼吸變得很沉重,心跳聲重重的撞擊著鼓膜。Alice的房間覆蓋滿了用鮮血塗成的圓圈。
在她的床上,是Rogers先生頭骨蓋被敲碎的頭。愛麗絲跑出了臥室,但是被一個鈍器的把柄絆倒了,於是她摔下了樓梯的階梯。當Alice摔到了樓梯的地板,她的頭又猛地撞擊在堅硬的櫥櫃上,撞擊聲讓她離開了寒冷之中。
Alice在一間黑暗的房間中醒來,當她站起來時,發現房間裝滿了數以百計的鏡子。Alice的鏡像在她視野的任何地方都反射到她自己的眼裡,她能在任何地方看到自己蒼白的臉和疲憊的眼睛。

愛麗絲的心跳開始加快,她是在什麼地方?
「難道你不開心嗎?他已經死了,他再也不會傷害你了。」每個嘴用都在相同的聲音說著。
Alice猛力地轉過身來想看到聲音是在哪裡發出的,但是她只看到她自己可憐的鏡像。

妳是誰!回答我!」她在聲嘶力竭的尖叫。同時房間裡充滿了沙啞的笑聲。

妳難道不記得我了嗎,Alice?我是妳最好的朋友啊!妳的第一個朋友。我是零啊。」房間裡充滿了長時間的寂靜。

妳把我幻想出來了,所以我願意保護妳。但是如果我是幻想出來的,我就沒有辦法保護妳。所以我必須找到方法,這樣我就可以永遠保護妳了喔。我也是妳思想中的一部分,因此,如果是在現實中,我就是妳。」那個聲音低聲道。

不!不妳不是!你不會......除非.....妳是魔鬼?」愛麗絲顫抖著說

不,當然不是。我只是一個朋友。在多年前,妳叫我做什麼我就會去做什麼。但是在你的父母死之後,妳就把我遺忘了。Alice,我非常的孤獨。但是我已經漸漸變強了,妳再也不能控制我了!」她的聲音變得陰險起來。

"我的父母?等等,我想起來了!"Alice心想。
妳!就是妳叫我到那條路上去的!是妳讓我殺死了自己的父母!」眼淚流下Alice的臉頰。

什麼?是的!是我做的!他們不讓我們在一起玩耍,這樣我就不能保護妳了,因為他們這樣做了。所以他們必須死,這樣我才能做好自己的工作。這就是我為什麼要這樣做的原因,為了保護妳。」

Alice停下了哭泣,她默默地站了起來。她全身都處於無法控制的憤怒之中。無視了零的警告,她向處於附近的第一塊鏡子衝去。

「妳把一切都從我身邊帶走了!人們全都死了!我身邊已經沒有一個人了!我什麼都沒有了!」Alice尖叫道,同時繼續撞向其他鏡面,一直到她的關節全都滲出了鮮血。

當她沖向下一面鏡子時,卻被什麼東西絆倒了。就在Alice轉回頭時,她看見一隻深紅色的釉面大錘。Alice撿起了它,暴力的把全部的東西都砸的粉碎。玻璃在房間中四處飛舞著,撞在了Alice身體的各處。撞中的地方被深深劃開來,但她再也沒有任何感覺了,此時此刻,她完全的陷入了空白之中。
Alice停止了發怒,她站在被玻璃蓋滿的地面上,開始沉重的喘息,她的手血跡斑斑的,不時有鮮血從上面滴落下來。
Alice瞥了一眼屋子,直到她看到自己在房間的角落中的鏡像,它在微笑著。Alice朝它跑去,接著用手中的鈍器徹底地粉碎了它。

她的眼睛慢慢地睜大了,使人眩目的白色光線進入了她的眼睛。她疼痛的背部正壓在冰冷的瓷磚地板上。
Alice慢慢地坐直了,發現自己在洗手間裡,於是連忙抓住了櫃檯來幫助自己站起來。當她終於站起時,看見了一面巨大的鏡子中的自己。
-----------------------------

在好幾分鐘的沉默之後,Alice終於發起了一陣猛烈的笑聲。一個大大的笑容橫貫了她整個臉。
她的皮膚和頭髮完全的變白了,巨大的黑色圓圈環繞著她的雙眼,一直從她的眉毛到臉頰。
哈哈哈!現在更喜歡它了! 我終於感覺像這我自己了!她說道。

....讓我一個人待會兒.... 聲音從嘴唇中發出,這是Alice以前的聲音



......擁有的時間太多了!零回答道。
Alice不能回答,她已經死了。

哈!我看起來就像一具骷髏一樣,但並不完全是。零欣賞著自己蒼白的膚色說道。
她離開了洗手間,下到客廳裡去,並抓走了剪刀、針和線,當她再次走進洗手間時,她坐在了什麼東西上,並向鏡中微微一笑。
骷髏也是需要它的牙齒的!她一邊把鋒利的剪刀放入到自己的面頰內部一邊說道。血液湧下了下巴。
在她的肉體上,另一面的臉上,刀刃剪開了臉皮和臉部的肌肉。深紅的液體繼續噴湧而下。巨大的切口完成了,它在零的臉上,延展在她的雙耳之間。零抓起了針和線,垂直的縫起它,它看起來就像被一條條線穿過了一樣。這讓她的嘴已經從控制中獲得了自由。
紅色液體開始從傷口處傾盆而下。零歪著頭,並開始皺眉。

啊,紅色。我討厭這種顏色。記住,愛麗絲,紅色曾從你父親的頭皮處傾瀉而出,紅色的火焰曾覆蓋滿了你的母親。在你把我關起來之前,我最後記得的顏色也是它們。最好不要使我想起這些。她一邊彎腰到瓷磚地面上,並把她的食指浸到漂白劑裡一邊說道。

零站了起來,彎回了她的頭並把手指放到眼睛上面,滴下的液體落到雙眼之中。眼睛開始刺痛起來接著開始被燒傷,就像它們在正處於火裡面那樣,片刻之後,零便什麼也看不見了。當她的視力終於開始恢復時,曾經深紅的液體已經變成深色的黑色的血液了。
零環視了一圈,她看見的任何事物都變為了深深的黑色,炫目的白色或是褪了色的灰白色。她再也不能看見那種討厭的顏色了。



零完成了她的工作,當她聽到電話的響聲時便走了出來,進入了走廊。她走進了Alice的臥室並接聽起了電話。

~零用一種調皮的語調說道。

Alice?哦我的天啊,妳沒事吧? 我都有幾個月沒見到妳了。我一直都在試圖聯繫妳!Ann十分驚慌的說。

我沒事。我很好啊。零咯咯的笑著說。

那就好,妳能過來一下嗎?我有東西要給妳! Ann興奮的說著。

呵呵,好的。我馬上過去。零回答,在她說完了後便很快的掛掉了電話。

她的笑容漸漸地擴大了,嘴角的皮膚在把自己固定住的線下面開始伸展。零快步走出房間,把錘子撿了起來,然後跑出家門進入了開始凋落的森林之中。
她出現在了另一條路上,走上了空蕩蕩的馬路。弄髒的錘子被零拖拽在身後,與混凝土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快要到達房屋時她發出了一陣咯咯的笑聲。廚房裡還有燈光,雖然汽車都已經壞了。Ann的影子在被照亮的窗戶上奔跑著。

零越來越沒有耐心了,她走上了台階,慢慢的敲著橡木做的門。
Alice,我馬上就來!嘿,你會喜歡上你的禮物的。Ann從另一個房間喊著。
Ann打開了門,她原本的露齒笑馬上就凝固了。本應是她曾經的朋友站著的地方,替而代之的是一個白色的怪物。
房間裡滿是寂靜,片刻之後,Ann便向客廳裡跑去了。在她快要離開之前零卻抓住了她的手臂,於是Ann便摔在了硬木地板上。
Alice!妳在做什麼!Ann尖叫著。
零快步朝她走去,把腳放在了安的胳膊上......然後把它踩裂了一半。Ann的尖叫頓時充滿了整個房屋,慌亂的聲音撞擊著牆壁。

哈!Alice早就死了....再也不會回來了。至於原因?啊 ~ 妳再也離不開零了喔。在大笑的同時零舉起了巨大的錘子超過了安的頭上面。

隨著零使用的力量增大,錘子進入了Ann的頭骨,噴灑出的黑色液體塗滿了牆壁和地面 (現在的零是色盲,所以看到的血是黑色的)
沒有絲毫猶豫,零把她的武器猛力的拔出,處於腦袋裡的物質擺脫了束縛,便掛在了錘子上。Ann的屍體仍躺著,她柔軟的腹部完全的露在外面。
隨著一陣傻笑,零離開了,接著又拿著一把大大的切肉刀回來了。

嗯,讓我們看看我們能用這個做些什麼。她說,同時將Ann沒有一絲生氣的身體翻轉了過來,這樣安的腹部便觸碰到了地面。

她撿起了刀並用繩子將Ann的腿,胳膊和背部都捆了起來。零慢慢地切開切口,當肌肉和肌腱顯著地被撕裂開來時,有更多的黑色液體噴湧了出來。她重複這個動作,然後把雙手戳進了安的背部,全神貫注的盯著Ann的胸腔。
零拽了又拽,終於把脊柱和肋骨都整個給猛地拉了出來。她笑了,接著把它放在安了的屍體旁,然後放在她胳膊的旁邊,接著放在她腿旁。似乎放在哪裡都挺合適的,安的骨架躺在她的肉體邊,唯一缺失的就是她的頭骨了。
......妳的頭骨損壞得太嚴重啦!那就需要麻煩的等它癒合了吧?所以...... 我知道了!
零把手伸入了一攤黑色的血中,然後在安的頭骨上面畫了一個“0”。

完美!現在妳就像我一樣了!一具孤獨的骷髏....哦?這是什麼?

有什麼在屍體旁的東西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一個係有白色綢帶的盒子,標籤上寫著“給Alice
零扯下了蓋子,看見了裡面有一條簡易的黑白相間的圍巾。

為什麼……謝謝妳啦,Ann。妳知道我討厭任何一切色彩。她說著,並抖了抖這條織物,接著把它圍在了脖子上。



紅色()和藍色(暮光)的光開始填滿了這個黑暗的房間並穿過了前面的窗戶。

啊,這是多麼的有趣啊!Ann。現在,伴隨著你的死亡,我們終於有了一個結局(we finally have “Zero”)。

蒼白臉色的殺手在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就走出了房門,進入了黑暗的森林中。





**************************



(( 補充 ))



故事 2 種解析:
1. Zero一開始就是有生命的幻想朋友,住在Alice的身體裡。在Alice高度壓力的生活下趁虛而入把Alice給吞噬了。得到了身體的掌控拳。

2. Alice在高度壓力下變成雙重人格,瘋掉變成了Zero。



先前也有翻譯過跟Zero相關的條漫











6 則留言:

  1. 感覺Alice變成Zero的過程有點像Toby
    然後結果都變得有點瘋瘋的w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太一樣.....
      Toby是被Slender影響失去記憶後變的瘋瘋癲癲的
      Alice是被自己的幻想朋友Zero給吞噬了OHO

      刪除
    2. 說的也是 再怎麼說Toby也還是同個人
      Alice則是屬於被吞噬的一方
      對於故事理解能力不好的我還解說了 感謝www

      刪除
  2. 打雪仗那篇在看的時候腦中會有聲音浮現w
    Helen一定超無奈w

    回覆刪除
  3. 只是想跟情人一起堆個雪人被Zreo這電燈泡破壞XD

    回覆刪除